8月28日我的生日


迷糊+模糊的童年

● 出生台中 / 住過台北陽明山 / 幼稚園時期搬到高雄

● 三歲時多一個妹妹,八歲時又多一個妹妹,從此我是老大。

● 小學四年級前不知道自己是『女生』,下課都跟穿褲子的在操場比武。

●  爸媽要經常到學校跟穿褲子同學們的家長道歉,因為比武輸的人會哭著找媽媽。

●  國中男女分班後才知道,原來我真的是女生。

● 高中聯考差點沒學校,爸媽說我不是讀書的料,隨便找一間市立的職校吊車尾科系把我丟進去。

● 從此要開始脫離我的灰色調時期。


精力旺盛的高中時期

●  吊車尾科系也不是省油的燈,天天算三角函數,如果數學很厲害也不會差點沒學校。

●  報名轉科考被同學知道了一窩蜂跟進,科主任跟班導從此不疼我了,我也不高興,因為競爭對手增多。

●  順利轉入傳說中的地獄科系-美術工藝科,結果還是工科不是商科,不過不用算數學了

●  老師們的嚴厲激發我內在的處女座潛能,一張作業可以重做n次就是確保繳作業紙張沒有折痕+任何污點。

●  高二時精力充沛,曾經三個月沒躺過床就因為天天趕作業,但是每天都是精彩。

●  閻邏王老師對我又愛又恨,所以給我一個特別座,就在他的講桌旁。

●  死黨上課中在台下講話,閻邏王卻大喊我的名字,我只好拉拉他的衣角說:『老師,我在你旁邊,不要這麼想我。』

●  高三選擇了閻邏王的雕塑組,從此與沒被操死不會畢業劃上等號。

●  羨慕陶瓷組的設計花瓶又拉坯,我們被唆使要去工地偷鋼筋做雕塑的支架。

● 眼看著焊接的火苗噴到我的手上開始熔解我的皮跟肉,閻邏王要我咬緊牙根含淚不准動。所以看到疤痕就想起狠心的老師 XD

● 老師帶我們到台北看羅丹的雕塑展,從此愛上卡蜜兒與雕塑作品裡的靈魂。

● 作品申請到國外的藝術設計學院珠寶設計金銀細工製作科系,沒參加台灣的升學考補習,天天到校幫同學趕畫作業。

●  期末某科作業大家全力以赴,死黨居然忘記帶來學校,早自修幫她亂做一張,沒想到全班最高分,我又哭又笑,因為作品是我的,成績不是我的。

● 從此將要踏上異鄉的求學路。


慵懶的歐洲生活

●  離鄉的第一天在飛機上哭了,跟陪我同行的爸爸說我想媽媽。

●  到英國的第三天已經適應環境,趕爸爸回台灣。

●  第一年我努力學習英文,第三年要老師跟同學和我說台語。

●  同學都會說『吃飽了沒』跟『我笨的像豬』的台語,第一句用來問候我,第二句用來誇獎自己。

●  有空就背起行李放浪自己 - 西班牙- 法國 - 瑞士 - 德國 - 義大利

●  看完展覽就拍照兼寫觀後感投稿台灣雜誌社,給了我一個頭銜-海外特派記者,我的第一份工作,薪水爸媽領。

●  在學校 Tea Time 聊天的時間隨著年級逐漸增長。一年級10分鐘,二年級30分鐘,三年級直接回宿舍泡茶開PARTY好好用心聊。

●  拿著通過愛丁堡的設計碩士申請,卻打包五箱的行李回台灣,因為不知道念那麼多書與拿到文憑後會有什麼不一樣。因為唸完→入社會,沒唸完→入社會,決定先入社會瞭解我缺什麼以及我需要什麼。


還在進行中的職場............

●  興趣如果與金錢衡量,會變成一種痛苦。

●  計畫比不上變化,有時後放棄會是另一種擁有。

●  社會這所大學,沒有課程表,天天都是學習,天天都有考試。

●  從兒童繪畫探討兒童心理,現在的父母該多撥一點時間給孩子。不然小孩都會叫我媽媽 =.=

●  惡魔其實也想變天使,過動兒需要的是耐心與鼓勵,毀了幾條褲子卻也磨練出我的耐性。

●  設計可以被偷走,智慧偷不走,最後還是回到開班授課教授智慧。

 

今天是我的生日,有生日表示我存在。

星期天老媽提前慶祝我帶給她的母難日,她說生日蛋糕都只能買一種口味吃起來不痛快,

帶我去素食餐廳吃到飽,超多種蛋糕與哈根達斯冰淇淋任我們吃。

因為是母難日,老媽出的錢,她說就讓她再難一下。

    全站熱搜

    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