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沒有颱風假,鬱卒....

今天還被欺負,衰.........


話說昨天就先接到一通恐嚇勒索的電話,啊,不是啦,

是好兇好兇客人的電話....跟我們預約今天下午一點半會到,

雖然說昨天我有被她嚇到,但是我還是很準時的等待兇兇客人的來到。

兩個人好準時的來了,但是進來後卻不跟我們說話也不打招呼,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看雜誌,

我好納悶....只好開口詢問,但是對方只是很敷衍的說句還有人沒來。

那好吧,雖然說我的工作環境又不是公共場所讓你們可以說坐就坐,

昨天兇兇我,今天也還兇兇我,莫名其妙,不過就先等等看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好了。

兇兇婦人打手機說話的聲音好大啊,我都聽到她對別人也兇兇的樣子:

『我都到了,妳們居然遲到。』看來別人也被她罵,我心理好過一點。

『還要20分鐘。』說完電話丟了這句話給我們。

啊,我可以發覺老闆有點不爽,嘿嘿,不是只有我耶!



『叮咚』我前往開門,另外兩位穿著比較整齊華麗的人出現在門口,

請他們換上脫鞋後,兩人進來居然也是不發一語的往沙發坐。

我好想哭喔,這是什麼情況....

我回頭看一下老闆,老闆點個頭,

我只好開口:『請問是不是要鑑定?可以把東西...』

這時比較晚進來的一位高傲樣小姐,披著淡金色披風,從包包拿出一顆鑽石出來。

我打算用夾子去夾,她突然開口:

『小姐,我強烈建議妳不要這樣做,這是一顆FL的。』

(心想,平時我如果用手拿,老闆一定說我表現的不夠專業,

既然妳這樣說,那我就用手拿。)

拿起來要放進電子秤時,這四位突然全部圍過來,好多的呼吸搖晃著空氣的寧靜喔!

所以秤子一直無法穩靜下來,數字不斷的上下加碼減碼停留在3.338-9附近。

這時兇兇女開口了:『你們秤子不準啦。』

披風女一副這裡很爛的表情說:『秤子沒有在校正是不是。』

我只好笑笑說:

『這是很精密的儀器,等一下我歸零後請妳們不要靠近,你們的呼吸秤子都感應的到。』

兩位男士似乎可以理解,但是兇兇女跟披風女一樣一副『聽妳放臭屁』的臉。

我請老闆把冷氣也關上,秤子歸零後重新秤一次,這次是她們要的重量了。

兩位男士便坐回沙發繼續翻閱雜誌,
兇兇女跟披風女一樣一副想把我吃了的樣子監視著我。


這時我打算量直徑尺寸,披風女又開口了:

『喂!小姐,妳就這樣量?我建議妳下面墊一塊絨布好不好?』

我心想,墊絨布我怎麼量啊,而且娘什麼?老子都不老子了。

我沒有回她,自顧自的量我的。

『喂!小姐!妳們這樣很不專業耶!妳知不知道FL到底是什麼?』

我覺得她好煩喔,我量到的尺寸都被她弄亂了,我抬頭看老闆,

他不打算幫我回答耶,我只好自己回了:

『我當然知道FL是什麼,就是...』

『就是內部外部都不可以有一點點的瑕疵,只要一有碰傷或是刮傷就會變成IF了。』


披風女好像怕我回答的不正確還自己幫我補,以表示自己很專業。

既然她知道,我就繼續量我的尺寸。她還是繼續發火:『GIA就不會這樣做。』

非常沈穩的老闆終於開口了:『GIA也是用這種尺在量。』

『但是GIA絕對不會像這位小姐一樣,一定會墊一塊絨布,妳要知道這是FL...。』

我受不了了,量到的尺寸一直被她搞亂掉,我一定要開口為自己討回公道。

『妳去過GIA嗎?妳看過他們怎麼量嗎?』

『沒有啊,因為是GIA所以沒有辦法看到。』(我就知道,再給我擺出GIA啊!)

『所以妳根本不知道鑽石送到他們手上是怎麼鑑定的吧!』(怎樣,回不了我了吧!)

『但是這是FL....。』

『這裡鑑定服務了三十多年了,妳這不是第一顆來這裡鑑定的FL的,所以我們知道怎麼處理。』

我一邊繼續量尺寸一邊回覆她,但是披風女還是不爽與不服『我』

『喂!小姐,但是妳這樣量真的很不專業!

這是一顆三克拉FL的鑽石,妳要知道一點點的表面擦傷都會變成IF的,這價格差很多。』


啊不然我的手是鹽酸、硫酸還是雷射激光是不是?


我真的沒看過這麼『ㄌㄨˊ』的客人。我已經有點想趕她出去了!但是我要忍忍忍~

『鑽石是最硬的物質,我放在這個塑膠上,塑膠也不過三度,鑽石十度,

怎麼可能刮傷?難道這點妳不懂嗎?』

披風女被我刮到了,一臉紅且氣憤的說:『我當然知道啊!』

『妳這麼不信任我們,為什麼要來這裡?』我還是笑著說。

『因為台南找不到啊。』這次是兇兇女搶話。

『如果鑑定過程出狀況的話,GIA都會負責,你們這裡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吼,很氣捏,披風女這什麼態度啊!是被我刮所以不爽嗎?

『負得起啊,有什麼問題。』心裡是真的很不愉悅!但我相信自己這根本不會出什麼錯啊!

不過披風女根本不信任我,

還是很氣很火的轉頭問我的老闆:『她如果出錯了,你負責嗎?』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妳就是不相信我!

『我負責。』老闆很大聲的回她耶,好爽喔!!趕快摸鼻子吧妳!碰灰碰灰齁!

披風女整個的像是被打敗的感覺,如同洩了氣的皮球在一旁坐著,好安靜好安靜喔。



在好安靜的情況下我終於順利的量好尺寸把鑽石遞給老闆,但是發現我的手在小抖耶。還是被欺負到了 XD


兇兇女這時大概看她們處於下風,想進來看老闆怎麼檢查鑽石,結果被老闆阻止了。

一個字,爽!平時老闆很平易近人,喜歡讓來的客人一起觀察顯微鏡下神秘的寶石世界。

這是第一次聽到他說:『請保持在工作區以外。』

為了不讓客人太,我只好加一句:

『通常會有客人將貴重的寶石寄放我們這裡,避免因為遺失所造成的誤會。』

但是兇兇女還是臉皮很厚的說:『但是我想看你們怎麼檢查,這樣我怎麼看?』

我只好請她繞到另一邊比較不影響我們工作的地方。

但是她還是好多話好多話,做這種工作時最忌諱客人一直問問題影響檢測時的專心。

後來知道原來比較早進來的兇兇女一組是台南來的,

約了台北的鑽石賣家披風女來我們這裡檢測鑽石確定沒問題才要交易。

那難怪我刮了披風女的專業後她很洩氣了。

不懂還裝懂!看我年輕看不起我是吧?以為我沒經驗是嗎?這方面我還比妳資深咧!

我十幾歲就來學了,學完後就來幫忙教學跟鑑定,經驗妳能跟我比嗎?妳算老幾?

不過還是很奇怪,既然有求於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


話雖如此兩人從頭到尾還是一直擺著高姿態,一副很瞧不起人的模樣,

老闆平時很低調,就只喜歡做研究,但是遇到這樣討厭的客人,我只好滅滅她們的威風,

兇兇女嘴裡還不斷的在說GIA、GIA,大部分的人只會從東森購物台聽來這三個字,

其實是什麼壓根兒的並不清楚,以為這三個字可以壓倒人。

我只好說出實情:『我們這裡的鑑定師都是從GIA畢業的。』

兇兇女有點啞口無言,但是還是要裝厲害:『在台北唸的喔。』

我裝出不懈的表情說:『台北?差多了,老師是在美國校本部唸回來的。』

兇兇女還要撐:『怎麼不在台北唸就好了?』

『那時候台北還沒有,況且師資、教材都不一樣。』妳再撐啊,就是要讓妳心服口服!

她果然有點收斂:『這個全世界只有四間分校耶。』還在裝懂。

『沒有,現在已經很多了,老師還是早期的會長。』


雖然說老闆比較喜歡用專業來說服顧客,但是遇到這種知識水準比較低的人,我只好抬出這種頭銜了。

卻沒想到沒水準的還是用沒水準的口吻問問題:

『當會長一年要花多少萬啊?唉呦,我女兒學校的家長會長,一天到晚要我當,

要我繳好幾萬,我都拜託學校不要再讓我當了。』

老闆原本很專心的在檢測她們的鑽石,終於忍不住說了:『當會長不用繳錢。』

兇兇女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

『專業的東西怎麼可以用錢堆?』我趕快附加一句來損她!

心中真是無比的爽爽爽!雖然這樣很不道德XD


兇兇女自討沒趣,但是嘴裡還是可以不斷的問東問西,不過倒沒有先前的不禮貌,

只是披風女還是跑來問一句:『那老師你認識某某某嗎?』還一副輕視、挑釁的表情。

老闆看了她一下說:『那是我早期的學生。』 (天打雷劈、閃電加狂風暴雨吧!)

吼~這句真是『鬆塊』啊!我差點沒有跳起舞來。

兩女終於很安靜的坐下來等老闆給最後的檢測結果。



不過最後給了結果她們還是繼續不禮貌的在我們的沙發坐了很久,

且是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一點也沒有把主人放在眼裡。


等了好久好久她們才離開,確定她們走遠之後,我跟老闆說:『因為她們很屌,所以我不得不滅滅她們的威風。』我想說我剛剛其實對客人不禮貌的說。

沒想到老闆說:『我是看妳耐心的回覆問題,不然妳在量尺寸的時候我有點想把他們轟出去,我們沒差這些收入,不用這樣被質疑,還有,妳剛剛可以多收一點的。』

噗...平時我沒有給客人殺價時,老闆還認為我太硬,(因為老闆心很軟,客人殺價他總是不知道怎麼辦,所以讓我來當壞人。看看我這麼好說話的人都要當壞人了,就知道我老闆到底有多溫和了吧,難怪我常常打混,嘻嘻)這是第一次他說我收費太低 XD

 

雖然最後平安收場,但是我們都一樣覺得被欺負了

因為我跑去跟老闆娘訴苦要杯咖啡喝,老闆娘還給我好好吃的銅鑼燒^_^

老闆則是異常的跑去看電視,看完後居然不知道剛才自己開過電視。可能也被嚇到了吧

全站熱搜

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