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人邀我看了三篇文章,都是在談『設計』


青蘋果綠油油 - 【講話】談設計 / 懶人時尚-設計不設計 / PURE or NOT - 害羞的兩個字


三篇都寫的很好,角度也很對,但是到底設計是什麼?有人好害怕、有人對這兩字唯恐莫及也甚至有人越說越氣憤,但是對於『設計』這兩個字都看的太狹隘了。我們轉個方向想:為什麼要設計?


看他們寫成這樣我也不敢說設計了,但是我可以說兩個故事,那是我記憶中接收到的『設計』


以下兩篇故事都是真人真事,內容已經從英文翻譯成中文


----------


故事一   藝術還是設計?


愛爾蘭籍的卡洛琳老師收起以往嚴厲的表情不再只站在講台上,搬了張椅子坐在12位藝術設計亞洲學生的身邊開口道:『今天這堂課我們不做任何的設計,我想問問大家,你將來想當藝術家還是設計家,為什麼?』


日本伊藤子18歲在老師還沒點名下就先開口了:『我想當藝術家,因為藝術家好浪漫喔。』


伊藤子在入學時因為講了一句不知道台灣在哪裡,因此一位台灣學生麥可最喜歡給她難堪:『藝術家!妳?妳是喜歡當劈腿的藝術家吧!通常他們不是有很多的男朋友就是很多的女朋友,搞不好同性戀一堆!』


伊藤子生氣的回:『設計師才全都是同性戀!』這句話引來全班一半同學的噓聲....


伊藤子不滿的說:『都是麥可啦.....』


卡洛琳老師意示大家安靜下來,並且開口道:『伊藤子想當藝術家,是因為她覺得藝術家很浪漫,那麥可你呢?』


台灣麥可17歲:『我要當設計師,要設計很多很酷的東西!』講完後還故意咧伊藤子一下,讓伊藤子在座位上發出不滿的聲音。


泰國華裔帕德21歲:『我...我還不確定,我喜歡畫圖,但是我又想學平面廣告設計,這樣不知道算是設計師還是藝術家?』


卡洛琳老師對帕德點了點頭:『很好的問題,等大家都講完後可以來討論。』


日本薰25歲:『我也是想學平面廣告設計,所以應該是設計師,至於為什麼...應該就是喜歡吧。』


日本秋子23歲:『換我了?呵呵?我不知道,跟薰一樣吧。』


馬來西亞日裔托奇18歲:『我要當設計師,我想設計跟CD有關的產品,這樣可以認識很多女明星。』


麥可聽了後轉頭偷偷的用中文跟其他台灣學生說:『日本豬在馬來西亞長大後一樣是日本豬。』


汶萊華裔卡爾26歲:『我要當服裝設計師,希望將來在某些服裝店可以看到我的設計。』


台灣喬27歲:『設計師吧,我以前是學電機製圖,設計師應該是比較靈活的東西。』


台灣安妮18歲:『我選擇當設計師,因為在台灣...藝術家通常會餓死。』引來全班大笑,


老師卡洛琳不解的問:『為什麼?』


安妮趕快補充:『當然啦,除非你很有名了。』這時全班又都跟著點頭。


卡洛琳老師笑著重複:『所以在亞洲,藝術家如果沒有成名,就會餓死?』


伊藤子舉手搶話:『所以我要當歐洲的藝術家不要當亞洲的藝術家。』


麥可嗆:『妳在哪裡都一樣。』


伊藤子在位置上嘟著嘴。


台灣珍妮佛18歲:『我也是想當平面廣告設計師,我想將我的創意融入在平面廣告中。』


日本晴子20歲:『我想當藝術家,因為我喜歡素描、而且享受在油畫跟水彩中。』


卡洛琳老師問:『妳不怕餓死?』


晴子歪著頭想了一想:『在作畫中死了也值得。』


卡洛琳老師道:『非常藝術的藝術家!』


最後日本希克20歲:『我爸要我當設計師。』


卡洛琳老師問:『哦,是你爸希望你將來成為設計師嗎?那你自己呢?』


希克:『我...我想當什麼嗎?.....想當.....吃香蕉的猴子。』全班一陣爆笑聲響起。


希克激動的站起來甩筆:『我很認真的。』


撿起筆後馬上畫了猴子希克吃香蕉給大家看:『這就是我的標記』


卡洛琳老師:『所以希克也是設計師,班上12個人,2個將來希望當藝術家、9個設計師,帕德...可能是藝術家也可能是設計師。藝術跟設計有什麼不同?因為我是設計系的,關於藝術的方面不能給你們正確的觀點,但是設計也可以是藝術的一部份,藝術是情感面、內心的表演或是詮釋,用任何的、沒有限制的型態來表現出來。而設計呢?你們都侷限在太小的範圍了,設計不一定是呈現在紙上、大家都忘了空間設計、環境設計或是城市設計這種大方向了嗎?所以設計應該是實用性、方便性...但若我們能添加一些美感進入,他就可以是市場性了。』


全班似懂非懂的聽著......


-----------


 


故事二  什麼是設計




學期末的作品評論會上,金銀細工製作設計班的學生將課桌椅排成U字形照學號排坐開來,每個學生都將自己的學期末作品擦的亮晶晶的排在桌上,以及一本又一本的素描設計本等著跟系主任與教授解說過程。


這個學期的主題是鹽罐與胡椒罐的設計與製作,系主任、教授來到的學生前,每個都是把一本又一本的素描設計過程用心的解說,希望能獲得好分數,最後再說明整個設計定案後的製作步驟與過程並且展示最後的成品,興奮的介紹著自己的設計有多酷多前衛,通常只要有順利完成,系主任與教授都會很滿意的誇獎一番。


兩人走到祐美的面前,看到的只是一堆未完成的作品,有紙做的鹽罐與胡椒罐模型、有木頭做的模型、有壓克力模型,還有很粗糙的銅片敲打成柱狀的模型,跟其他完成度已經近乎可以放進賣場或是百貨公司販賣的同學的作品比較起來,祐美作品的完成度大概不到同學們的十分之一,前後號碼的同學都很替祐美擔心,不知道她該如何跟主任及教授解釋。


主任一開口就是:『祐美,妳的作品呢?』


祐美:『我很抱歉沒有辦法完成最後的作品,我花了太多的時間在蒐集資料,桌上這些都是未完成的模型。』


主任:『可以請妳說明一下原因嗎?』


祐美:『是的,謝謝主任,起初我知道設計的主題是鹽罐與胡椒罐之後,我到一些餐廳實際去瞭解與使用餐廳裡的鹽罐與胡椒罐,我發現很多速食餐廳都改成紙包裝了,讓人方便取用也比較衛生,只有比較高級的餐廳才會擺上不同設計的鹽罐與胡椒罐。我試著去用手握並且記住最適合的大小與舒服的感覺,才開始著手設計。


我前一陣子認識一個聽障的朋友,發現他生活中的許多不便,所以我想說鹽罐跟胡椒罐對盲障朋友來說,要如何從握住外觀的那一瞬間去分辨呢?我們都會從鹽罐與胡椒罐的孔洞來判別容器裡是裝鹽或是胡椒,但是盲障朋友沒有辦法這樣做,除非他用手去觸碰出口處,但是這樣應該是會很不衛生的,因此我設計橢圓柱狀的鹽罐跟胡椒罐,比較好握,一高一矮是做鹽與胡椒的區分,我查出在某一個地區有殘障學校,我特地前往那裡請盲生試拿我的鹽罐與胡椒罐看看,大多數的反應都是太重,且雖有一高一低之分但他們一樣無法分別出是鹽還是胡椒。


因此我回家嘗試將銅製的罐改為木頭的材料,可能部分地方再配合金屬的設計,我再度將木頭的模型請盲生試試重量跟感覺,木頭做的罐子會比金屬做的罐子觸感好很多,但是仍是偏重。我有點沮喪,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罐子輕一點,剛好遇到模型製作系的學生,看到他們加熱彎曲壓克力,我想那或許會是我要的材料,因此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都在模型製作系學習彎曲壓克力,彎出我需要的弧度,這有點困難度。


再度拿去請盲生試重量,壓克力的重量似乎是比較適合的重量,但是盲生仍是告訴我無法很快的分辨是鹽罐還是胡椒罐,因此我請教指導盲生的老師鹽與胡椒的點字,我將會把點字以小金屬半圓球鑲嵌或是黏在壓克力上。』祐美最後是一邊說著一邊翻著她的設計素描本。


主任跟教授聽了祐美的解說後似乎陷入評分的難題,將祐美叫到主任室討論後,同學只知道祐美需要完成成品後才可以放暑假。隔天成績出來,有聽到祐美解說作品的同學看到祐美的成績並不意外,而沒聽到解說的同學則是大喊不公的說為什麼沒完成的垃圾設計可以得高分?


----------


兩則故事後,設計是什麼?又為什麼要設計?


 

    全站熱搜

    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